首页 古风音乐

将2018乐坛关键词一网打尽,喜祺《月亮》能否为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74人  未知

  导语: 内地乐坛这一年的几个关键词: 团体,电音,国风。

  文章来源:世伟八音盒

  作者:卢世伟

  2018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的老朋友,也是音乐圈前辈级的著名DJ王东老师曾在自己所做的电台节目《音乐三人行》里,跟朋友聊起了这一年的关键词。朋友们经历不同自然答案也各不一样。但如果将题目范围略略转换,变成说出内地乐坛这一年的几个关键词,我想答案里当少不了这几个:

  团体,电音,国风。

  将2018乐坛关键词一网打尽,喜祺《月亮》能否为女团照

  第一个应当是毫无争议的,2018刚过了一半就已经有人将这一年冠名为内地乐坛的“团体元年”。内地乐坛当然并不是自2018年才开始出现团队,事实上早在1991年,曾写过《黄土高坡》等作品的音乐人苏越就率先打造出内地的第一个偶像男团“兄弟Brothers”组合,之后内地又先后出现了杨洋金彪、城市少女、中国力量、青春美少女等一系列初代团体组合,但除了青春美少女曾经红过几年,其他基本上都是在乐坛稍纵即逝。2007年的快乐男生之后,天娱集结五位获胜成员组成至上励合男团,一时间也大受欢迎,一度成为天娱最能赚钱的艺人NO.3,也带动了内地团体风的二度复生。只是相比同时代的港台、韩国,日本甚至欧美团体,内地自此源源不断涌现的男女团体,几乎没有一个能够真正获得全民的拥戴,总被诸多诟病及边缘化,始终难成乐坛主流气候。直到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意101》两个同质不同性的偶像团体选拔节目先后上马,并先后诞生NINE 【关键词84】 PERCENT和火箭少女101两个挑起内地娱乐圈一年的顶级流量的团体,内地的团体组合才算真正拨云见日蔚然成风了。

  内地娱乐圈这几年的娱乐主流导向,基本上都是由各种综艺节目创导出来的,诸如2017年就被誉为内地的“说唱元年”,这当然是因为一档名叫《中国有嘻哈》的节目,也是从这个节目开始,内地乐坛开始出现个类别化导向的趋势,2017年的说唱火爆自然刺激到其他类别的蠢蠢欲动,于是在其之后,街舞也一度想要出头但效果一般,而进入2018,继团体之后,腾讯和爱奇艺又先后推出两大全民综艺节目,前者是《即刻电音》,后者是《国风美少年》,又相继将早已经活跃在年轻潮流世代中的电子音乐和国风音乐分别强化出来,推到全民的视线焦点之上。

  流行音乐作为一个潮流行业,随时捕捉住当下的主要潮流信息对于每一个从业者来讲都是一件必修功课,聪明的人自然是要懂得顺势而行力争上游,而高明的人,则更要懂得因势利导独占鳌头。2018,就有一家公司审时度势,将这一年的三大主要潮流方向拧成一股,推出一支国风女子组合,迎战2019的流行市场。这便是匠星娱乐潜心三年打造的七人女子概念团体“Hickey喜祺”。

  Hickey喜祺成员分别由佳歆,墨谣,可岚,安崎,弦莉,上官喜爱,文哲组成,其中,全能队长佳歆和充满能量的安崎为Dance和Vocal双担;文哲为队内的Rapper担当,为歌曲带来更多变化,墨谣、上官喜爱在队内则为Vocal和Rapper双担,用不同的声线给人带来相同的磁性冲击;具备一张国际脸的可岚凭借抢眼外形成为队内颜值担当,弦莉则以呆萌独特的个性成为可爱担当,同时两人也是队里的副Vocal以及Dance担当。

  团队组合更是主要针对年轻潮流音乐市场的一种音乐表演形式,从这样一份成员构成也不难看出,喜祺在组建之初和结构规划方面【关键词183】,就已经充分考量了当下年轻潮流受众选择一个新的偶像时的主要先导性参考指数:颜值水平,演唱风格,舞蹈表现及潮流程度。喜祺组合的七位成员,身高均在160cm-170cm之间,一水的肤白貌美大长腿,各自受过声乐或舞蹈的专业训练,气质与形象或辣或媚或美或酷,均符合当下的审美趋势;而相对其他的纯偶像组合,喜祺组合显然在成员的演员水准上有了更严格的选拔门槛,从目前已经曝光的几首单曲听来,负责vocal担当的几位成员的音色相对更为成熟圆润,唱功流畅且多有细节上的突出表现,据悉匠星公司在选拔成员时就已经注意到了成员的演唱专业水平,从2016年就开始对选定的七位成员进行专业艺能培训,直到2018年才正式推向市场。

  将2018乐坛关键词一网打尽,喜祺《月亮》能否为女团照

  而最早推向市场的三首作品《MONKEY WORLD》、《沦陷》和《慢慢爱》,显然是选择了类似韩国女团的性感热辣路线,音乐曲风基本上都是urban pop dance或swing的风格,够潮流也够大众,只是,却和从前已经挣扎了十来年的其他女团路线并无太大区别,也很难不陷入泯然众人矣的窘境。

  2019年刚刚开始,喜祺组合又推出了自己的第四首单曲《月亮》。这首单曲却选择了与之前三首迥然不同的音乐路线。

  前奏一起,即飘进一阵清丽恬静之风,接下来进入的人声清晰而透亮,语气轻柔语意明朗,音调柔顺悠扬,再配合歌词中“老巷尾屋檐落灰”、“桨声催渔火晚归”、“煮青梅再斟一杯”、“谁的心落墨山水”这些充满古文诗词意象的文字,婉约的气质跃然而出,仿若前朝丽人穿越而来,而曲风则是当下古风【关键词297】界最热衷的R&B曲式+电子编配勾勒画面意境,trap说唱表达情绪感受,熟悉的面貌却突然间散发出了不同的气质和气息,像漫天烟花散尽后,倾泻而出的一道清清月光,反倒让人有了想要侧耳倾听细细品味的愿望。

  古风歌曲在内地其实已经风靡了十几年来,也算是屡见不鲜了,只是演艺行业永远都是以人为本,同样的套路同样的招式,换了不同的人来耍,依然可以高下立见,功力与细节可以改变一切。

  《月亮》一曲的歌词是并不鲜见的古风词作手法,无非也是骈文词藻长短句间写幽男怨女的情长思短,楼阁街巷山水风月中抒前世今生的离愁别绪,但单单一句“谁的心落墨山水”中的“落墨”二字,还是能看出词作者(临渡/陈丽君/金蜗牛)熟稔运用古文意蕴的功力和融会贯通的巧思,事实上临渡类似的佳作已经层出不穷,单此一处,就已经可以画龙点睛,令此曲顿时生出许多可以咀嚼的意蕴;

  而另一方面,与从前多以R&B打底的中国风歌曲,大概是受了周杰伦的影响吧,多喜欢把这类歌曲唱的粘粘糊糊甚至是模模糊糊,人声的位置往往都不太突出,而《月亮》一曲则分明地将人声的位置前置在核心之处成为整曲的主线;后来由中国风转到古风之后,这类歌曲又多喜欢借用传统戏曲曲艺的铿锵曲折,将歌唱的十分陡峭翻转,甚至动不动加点戏腔加点韵白,《月亮》一曲的演唱本身并没有这些常规标签性缀饰,但主唱的声音清亮圆润,饱满中又带着一些沙甜,而其声腔婉转,尾音处娇俏的一转一叹,天然一股古典女子的柔媚缱绻,却不是那些戏腔韵白就一定能堆砌的出来的年代感觉和风姿韵味,这又成了此类歌曲中少见的一股清流。

  此下的时髦青年们显然并不真的喜欢怀旧,只不过喜欢古为今用时空都在我股掌之间的恣意潇洒,喜祺组合的初衷当然也不是为了复古,所以《月亮》在歌曲的后半段,又用现代的流行说唱将前面女声营造中的古典女子拉入到现代时尚都会女郎的人群之中,古今穿越,世界大同,剥去时代的外衣,少女情怀却是亘古不变一脉相承的。

  将2018乐坛关键词一网打尽,喜祺《月亮》能否为女团照

  《月亮》这首歌于喜祺组合,可谓一个转变,也可谓一个开端。因为这首歌,喜祺组合也接下了与业内顶级原创动画《少年锦衣卫》的代表作,成为整部动漫的印象曲,所剪辑的视频MV一经上线,即获得几十万的点击,这是事业之喜。

  而《月亮》一曲所折射出的古风+电子的音乐风格,同样亦是内地女团中鲜少有过的尝试,正因为独辟蹊径,所以便脱颖而出,顿时令喜祺组合与之前我们所见过的各种女团显出大为不同来。演艺行业讲求的就是要一枝独秀独占鳌头,此为其一,而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女团学了那么多年的日本韩国仍一起被自己的受众屡屡诟病为东施效颦,反倒忘了我们自身天然底蕴的东西,可能才是真正可以导向我们柳暗花明的出口。

  喜祺乐团的一首《月亮》,将当下年轻人最爱的团体,古风和电音都融于一炉,即是对潮流的顺势而为,也不乏融会贯通后的提炼和拔高,算是一个可喜的开端,但能否就此打造出可以自成一派独领风骚的中国古风女团模式带动乐坛新的风潮与出路,单一首《月亮》肯定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更好的作品来累积,检验和巩固,且观后效。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